你看电影,我买单

小说:李耀晗弃夏绵绵,奈何夏绵绵爱意至深,无法忘怀

小说:李耀晗弃夏绵绵,奈何夏绵绵爱意至深,无法忘怀

夏绵绵那柔柔诺诺,大方体贴的模样更是让李耀晗对她愧疚万分。

  “绵绵,这件事后,我会给你介绍一个好男人娶你,算作是对你的补偿吧……”

  李耀晗幽幽开口,暗灰色的眸子沉了又沉,事情发生到这种地步也是他之前未知的。

  自从半年前和夏绵绵有过第一次的‘错误’,他就发现了夏绵绵的好,是他该死地假戏真做才缕缕伤害了夏绵绵,现在他能给她的弥补只有这些了。

  夏绵绵一听,那红润的小脸上写满了惊恐,连忙上前抱住李耀晗,“不!我不要别人,我……我只要你……”

  “晗哥哥,我早已是你的人了,不要推开我好么?”

  “我不要名分,我只想待在你的身边……”

  李耀晗星眸划过一丝异样的光泽,脑海中倏然浮现出夏海棠那绝情的模样,他双手紧握拳头,像是在隐忍着什么,下一秒,推开了夏绵绵,声音如雷贯耳刺穿了夏绵绵的心脏,“我今生爱的人只有夏海棠一人,我的心很小,再也容不下任何人!”

  说完,他拿起沙发上的衣服,破门而出,留给夏绵绵一个高傲肃冷的背影。

  夏绵绵瘫痪在地,那双杏眸似被寒冰封印,处处透着冷邃般骇人的气息。

  “夏海棠,我绝对不会放过你!”

  夏海棠离开了新房,漫无目的地游荡在大街上,包里的手机不停地震动响起铃声,她心里感觉空荡荡地,看了一眼手机,发现都是李耀晗的,她冷冷一笑,滑动屏幕,直接将他的号码拉进了黑名单。

  既然已经背叛了,何须再多言?

  说来,还真是要感谢那个神秘的男人,否则,她怎么会这么快看清那两个人的真面目?

  即便是她不爱李耀晗,可是两个人毕竟一起长大,数十年的情谊,就这样烟消云散。

  不是她小肚鸡肠,半年前,她选择了容忍和原谅,可是这一次,她再也不会低头了,不管会付出什么样的代价,她都不要输掉自己最后的尊严了。

  这时候,手机又响了,她垂眸一看,发现是姜如君,想了想,她还是接通,“喂。”

  姜如君一直在担心她,在听到她平淡的声音后,心里那块石头算是平稳地落下了,“你跟李耀晗,怎么样了?”

  夏海棠抬眸望着星空,幽幽开口道,“我打算解除婚约了。”

  什么?

  解除婚约?

  姜如君一副不可置信地拿开手机看了一下上面的名字,没打错啊!

  “你在逗我吗?海棠,这个玩笑可不好笑啊。”

  夏海棠挤出一丝微笑,倒像是放下了什么负担一般,“是真的,我想是时候结束一个可笑的身份了。”

  对于她这个李耀晗未婚妻是身份,其实并不被李家人看好,特别是李耀晗他妈,很是不喜欢夏海棠,但是碍于她对李耀晗有‘救命之恩’所以才一直隐忍着。

  而李耀晗,明知道夏绵绵是她的同胞妹妹,却仍旧往床上拖,她甚至觉得他所有的承诺和爱都不过是他偷吃的掩饰罢了。

  “李耀晗到底做了什么?让你这样?你不是喜欢他吗?怎么舍得?”

  “何来的喜欢?”

  夏海棠并不喜欢李耀晗,仅仅是因为和他青梅竹马所以一直当他是邻家哥哥罢了,而且他们二人的婚约是李耀晗强加在她身上的,并不是她因为喜欢因为爱而主动接受的。

  姜如君自认为很了解她,可是在她和李耀晗这件事上,她一直夏海棠是喜欢李耀晗的,否则也不会这么多年都陪在李耀晗的身边。

  可是夏海棠给她的反应,倒是让她大吃一惊。

  还未等她说些什么时,又听见夏海棠说道,“或许我真的天煞孤星,克得同胞妹妹失去了右耳听力,克得李耀晗的腿残废,克得夏家这些年生意一直滑落……是不是所有我周围的人都会因为我而变得不幸?”

  姜如君被她这些话说得心像是被一块塑料胶套套住了一般,跟着呼吸都有些困难,脑海中想到她那孤寂的背影,她感觉心脏微微而又尖锐地开始疼了起来。

  她和夏海棠是发小,又是闺蜜,从她认识她起,她就是一个所有的苦都往肚子里咽的人,即使受了再大的委屈,她也不会轻易地掉一滴眼泪,这样的夏海棠,让她太过于心疼了。

  “海棠……”她怔怔地望着她,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。

  “如君,这些年很谢谢你对我的照顾,假若有一天,你因为我变得不幸……也请你离我远远的,我不想自己的……”

  “夏海棠!”姜如君凤眼含泪,声音颤抖地喊了一句,“我不准你说这样的话!我从来都不信什么鬼神之说,我只相信你,相信我们的友情,不会因为任何事而改变!如果你再说这样的丧气话,我就真的生气了!”

  夏海棠怔了怔,那颗有些冰凉的心似乎被一道骄阳融化了些,暖暖的让她感觉很幸福。

  “好,以后不会了……”

  电话那边传来姜如君吸鼻子的声音,夏海棠精致的娇容上扬着绝美如花的笑颜,“你别哭了,我都没哭呢。”

  “谁能跟你这个打不死的小强相比!”姜如君哼了一声,赌气地说道。

  “好啦好啦,你现在在哪呢?有时间吗?陪我去喝一杯怎么样?”夏海棠倏然很想喝酒,或许喝醉了,就不会这样难受了。

  电话另一端的姜如君愣了愣,随后恩了一声,“那就恭谨不如从命了。”

  二十分钟后,c市最大的娱乐酒吧‘酒色倾城’的门口,出现了两道靓丽的身影。

  一身黑色蕾丝短裙的姜如君扶了扶鼻梁上的墨镜,有些不确定地问,“你真要去这里?”

  夏海棠白了她一眼,随即拉上她的手,往里走,“废话,来都来了!”

  姜如君扶了扶额,这小妮子平日里滴酒不沾,今日居然约着她来这里喝酒,当真是胆子不小啊。

  两人刚刚走到门口,就被保安拦住了,“小姐,请出入您的会员卡。”

  夏海棠一怔,停住了正准备迈出的脚,收了回来,她尴尬地回过头看了看姜如君。

  姜如君耸了耸肩,凤眸闪过一丝疑虑,她是真没有这里的会员卡,她很少去酒吧,更别说来这里了。

  保安看着两人迟迟没有出示会员卡,带着人将她们拉到了一边,严肃地说,“没有会员卡,不能进入!请速速离开!”

  这时,夏海棠瞥见前方不远处,一个暗灰色西服的男子毫无障碍地直接走进去,没有一个人去阻拦,天太暗,以至于她没有看清那人的容颜,只是瞧见他伟岸的背影。

  脑海中又浮现出那个恍若嫡仙的孤冷背影,一时打了个冷颤。

  怎么可能又遇见那个采花大盗!

  在夏海棠心里,已经把裴安桀划分到采花大盗这一列了。

  她眯起眸子,抬手指着那男人的方向,“凭什么他没有出示会员卡就能进!”

本文来自小说《萌妻已备好:腹黑总裁欺上身
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聚惠乌托邦,真的好实惠 » 小说:李耀晗弃夏绵绵,奈何夏绵绵爱意至深,无法忘怀

顶 (0)

评论 0

  • 昵称 (必填)
  • 邮箱 (必填)
  • 网址

置顶文章

聚惠乌托邦优享券晒单